曼多拉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饕餮之冒险王 > 第四十九章 感谢祖国
    “最近枪哥也不直播了,好无聊啊。”

    “可以看其他人的直播嘛。”

    “总感觉看别的不得劲。”

    这个关着的直播间,却常年保持着一定人数,甚至有人在聊天,有些人登陆之后就挂在这个房间挂时间,有的人则是和水友交流。

    “枪哥上新闻了,你们看到没有。”

    “去看看。”

    一篇新闻,有一张照片,写的是冒险家、收藏家、川菜大师方宏在法国拿下冠军,回乡祭祖。

    一座低矮的坟前,方宏拿着一个金光闪闪的杯,好像在念念有词说什么。

    “奇了怪了。”对于方宏很了解的水友觉得很奇怪:“这不是冠军奖杯啊!”

    “对啊,这不是冠军奖杯,比冠军奖杯小很多,而且……看上去不像是镀金的,表面也不光滑,似乎是个老物件了。”

    就算是黄金,放久了没有氧化,也会产生形变,不可能一直如同镜面一样光滑。

    “这是什么?”

    而方宏在比赛后似乎也消失了。

    “大新闻,大新闻,有一段录影曝光了,听说是枪哥在中东时的录影。”

    网上突然流传出了一段录影,方宏只身一人在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地方,这个地方似乎很古老,埋藏在黄沙之下。

    随后,方宏拖着一个袋子出现了,而录影中不止方宏一人,当方宏出现后,立刻有人偷袭。

    但是方宏凭借强大的体能优势一路狂奔逃往,最终这些人没能追上,似乎陷入了沙海。

    “那是流沙!”

    “他们挂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所有人疑惑的时候,方宏的直播间,发往美食世界的车再度开播,这一次,又是录播。

    是在海下,方宏带着两口箱子,上了船。

    “这不是当时找到王者之剑的录像吗,怎么又重播了呢?”

    随后的画面中,两口箱子放在了《与我同行》博物馆的一个房间角落。

    画面一转,应该是某一天,方宏拿起了两口箱子中的大箱子,撕开了贴在表面的羊皮。

    上面什么都没有。

    继续,一张一张的揭下来,直到小箱子上的羊皮。

    小箱子四块羊皮的内侧有很模糊的痕迹,貌似是烫痕。

    这是古代用羊皮记录用到的一种方式,将文字或者图形刻在金属上,烧热,然后烫在羊皮上。

    “拉丁语。”

    方宏在纸上将文字反写下来,然后开始翻译。

    一个词一个词的翻译,翻译的也许不通顺,但是大意很好明白。

    曾经的某段岁月里,一名叫做潘德拉贡的王者在富饶的小亚细亚获得了一块神秘的石板,上面记载着一些东西,而潘德拉贡将石板的内容印刻在这羊皮上。

    “潘德拉贡,那不就是亚瑟王吗!”

    但是羊皮卷上还有另一段记录,来自约翰王,约翰王通过亚瑟王留下的东西不停的查证,找到了一个宝藏的记录。

    这个宝藏的地图分刻在四块石板上,其他三块在后来的十字军东征中,被三大骑士团获得。

    那个时代,正是三大骑士团辉煌的时刻,就算是法王在他们面前也不值一提,更不要说英王。

    约翰王将东西记录保存,并没有去得罪三大骑士团。

    画卷翻开,历史一笔一笔留下痕迹。

    医院骑士团,大骑士神秘回家祭祖修墓,墓穴在一千年后,依旧保存着完好的地表建筑。

    方宏就在这片墓穴地表建筑上不停的寻找,并最终找到了一块石板。

    画面再转,进入了一片山林中。

    “这是……法国的那一片山林!”

    小章节名,圣殿骑士团遗迹。

    一片山壁上,突兀的有一块颜色不一的地方,方宏发现这是个山洞,费劲辛苦,爬山顶端,然后从顶端下来,将石块全部刨除,在山洞中挖开泥土,翻出了第二块石板。

    “又是一块石板,按照之前的翻译,一共四块,枪哥已经拿到了三块了!”

    接下来画面再转,条顿骑士团之迷。

    方宏辗转于德国,波兰,乌克兰之间,最终在德国东南,找到了古老的条顿人遗迹,并顺利的获得了最后一块石板。

    “这是一个千古宝藏,难怪枪哥最近没直播,原来是干这个去了。”

    “不对吧,法国那片山林明明是秋天之前去的,你看看枪哥的衣服,这是半年前的录播。”

    这个消息通过网络,传向了全世界。

    本世纪最伟大的冒险家又找到了一个宝藏!

    不管这个宝藏是什么,一定非常惊人。

    众多人涌入直播间,希望看到第一手画面。

    而方宏,到达了小亚细亚某国,进入了一片沙漠。

    沙漠中难以定位,白天根本无法断定到底是什么地方,只有晚间才能确定方向,方宏白天扎营睡觉,晚上前进。

    一路上遇到过蛇,沙漠蝎,毒蜘蛛,遇到了沙城暴,遇到了沙漠狼。

    方宏一路前进,到达了一片土地,黄沙之下,那巨石痕迹如此明显。

    “这是圣城附近!”世界上有很多的教派,只有一个地方叫做圣城,有三个教派将这里认定是发源地,这片遗迹,就在圣城附近。

    到达这里,方宏才第一次摘下了口罩,说出了第一句话:“终于到达这里了。”

    挖开沙,方宏用尽一切手段,才抬开两块巨石,然后从顶部放下绳子,落入其中。

    随后,方宏落到了遗迹内部。

    灯打开,里面金碧辉煌。

    方宏:“我已经找到了这里,根据约定,它属于伊色列,我只取一样物品。”

    “什么?枪哥居然只拿一样东西?”怎么会这样?

    “很奇怪么,这里是陆地,是有主之地,枪哥应该是和这一国约定好了,找到宝藏,只取一样物品,其他东西都归这一国所有。”

    一路经过,金币,宝石,金壶,金子做的灯,什么都有,一切都显得那么宝贵。

    这是一个超级大遗址。

    这是一个超级宝藏。

    “枪哥会拿走什么?一块宝石?”

    “我猜因为约定,这个遗址被处理完成了,枪哥才公布消息吧,应该官宣也快出来了。”

    “应该是这样的。”

    方宏拿出了自己画的一个图,继续寻找,随后,在里面不停的寻找。

    终于,一个暗门被打开。

    “宝藏的核心!”

    “里面应该拥有一座金山!”

    “这是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宝藏吗!”

    门推开,却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里面并没有一座金山,也没有大堆宝石,而是一个起居室。

    有石头桌子,石头床,还有一些尘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东西。

    而石头桌子上,有一个沾满了灰尘的杯子。

    方宏拿起杯子,擦掉了灰尘,露出黄色的材质。

    多少年来,蛛网,灰尘密布,让这个东西蒙尘。

    现在,方宏一点一点的将它擦干净,一个金色的杯子才露了出来。

    方宏从包里抽出一卷图纸,一张一张的铺开。

    前四张,是羊皮卷仿刻,后面几张是石板图上的图形,还有就是一些翻译。

    有翻译成德语的,有翻译成英语的,还有翻译成汉语的。

    而汉语部分,记载下了方宏梳理的整个故事。

    公元432年,亚瑟王击败罗马,稳定政权。

    圆桌骑士开始统治英伦。

    公元439年,圆桌骑士百分之三十的成员,合计四十人一同出征,越过罗马帝国,进入了小亚细亚。

    公元442年,圆桌骑士回归,带回了一个石板,以及一个故事。

    这一次,圆桌骑士出征的目的是,寻找和谐圣杯。

    公元452年亚瑟王去世,公元453年大骑士乔治归乡,留下了一卷羊皮。

    寻找圣杯的事情,永远的成为了传说。

    不知过了多少年,约翰王找到了这卷羊皮,并顺藤摸瓜,寻找了下去。

    最终,在英伦北部找到了一座坟墓,里面放着,一把剑,一颗戒指,一块石板。

    这座坟墓的棺材是石棺,可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棺材板砸落,石板碎裂。

    虽然石板碎裂,却保持着原装,约翰王记载下了一切,但是石板已经灰灰湮灭。

    于是,约瑟王开始寻找圣杯的下落。

    此时此刻,教改不停的发生,掌握圣杯,就能入主欧陆。

    约瑟王一路追查,在小亚细亚查到了消息。

    三块石碑,已经被人带走了,三大骑士团分别获得了一块。

    约瑟王虽然想要效仿凯撒,却没那个本事对抗三大骑士团,于是将秘密记载在了羊皮卷上,等着后人去发现。

    可惜约瑟王不止对抗不了三大骑士团,统治英伦都是问题,贵族战争爆发,约翰王藏起了羊皮卷。

    时过境迁,海岛整体沉入海中,一日,方宏到来,拿走了箱子。

    四块石板上没有记载别的,就是记载了一个词汇,翻译成汉语习惯,叫做基督故居。

    从公园三十年开始往后的几百年间,不停有人进入这里进行供奉,这里建起了巨大的建筑包裹。

    当年圆桌骑士和三大骑士团如何从这里带走了东西,已经不可考了。

    随着基督入罗马,圣城的基督痕迹败落,这里被埋藏在了历史之中。

    而现在,另外两个教派在这里打了一场千年的战争。

    基督故居,有基督用过的东西,大部分都在历史中灰灰湮灭,唯有一个金制的基督用过的水杯,留到了现在。

    “所以……那——是——圣——杯!!!”

    方宏和伊色列约定只带走一样物品,方宏带走了圣杯!

    难怪会有最初的录像,恐怕伊色列也是最后才知道那是圣杯的,于是派人堵截。

    可惜以强悍著称的伊色列陆军特种兵陷入了流沙,没能把方宏怎么样。

    画面最后一次跳转。

    这里是与我同行博物馆。

    王者之剑已经被移开了,中间起了一个巨大的,恐怕布满了高科技防御设施的展览柜,里面放着一个金色的杯子。

    如同沙漏外形的杯子。

    和谐圣杯!

    介绍上写的一清二楚:“圣杯,基督生前使用的水杯,基督圣物。”

    别无其他介绍。

    “圣杯!”

    这个消息如同风暴一样,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席卷全球。

    入夜的欧陆,各大城市中不停有灯光打开,仿佛一夜之间全球的人都惊醒了。

    各大电视台不断报道。

    圣杯出现了。

    “那是圣杯!拿回来!”

    各路大人物电话通往伊色列,要求伊色列拿回东西,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这东西待在中华,他们就没有机会获得它了。

    而圣城就在伊色列,这东西放在伊色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惜伊色列方面的回应是,这是约定,有法律合同存在,否定,就是否定伊色列的法律。

    在这个时代,什么都很重要,但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脸面。

    各路大人物不停施压,最终只获得了一句话:“干我屁事。”

    被欺压了千年的伊色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硬的国家之一。

    接下来,又有无数人施压向中华。

    结果中方给出了一份声明。

    上面提到了全球二十七个超级博物馆的名字,上面写着,拿所有馆藏来换。

    仿佛一夜之间,全世界都开始剑拔弩张,似乎将有大战爆发。

    可是方宏知道,他们没办法,他们贪婪的人性不会愿意用价值超过一个法国的宝物来换取一个杯子。

    哪怕这玩意儿叫做,圣杯。

    西方人奉行欺诈主义,而不是基督主义,所谓信仰,不过是个笑话。

    在非洲,在亚洲,在美洲,他们不断用欺诈的方式攫取资源和土地,到了今天,全世界的人都明白。

    骨子里凶残且奸诈的西方人仿佛一夜之间都想到中华来旅游,可惜签证一个个的被驳回。

    边境线上,一个个非法入境者被关进了不知名的地方,一个个国际大盗分分钟落网。

    方宏再一次换了电话号码。

    谁爱理会他们,爱干嘛干嘛。

    难道还以为是两百年前?凭借英法几个小破船,开不出北海就会沉没,能干嘛?

    新闻界舆论施压不停发出,成千上万的诅咒每时每刻都在提起一个名字。

    方宏只有一句回答:“这东西在这儿待了半年了,它有过一瞬间待在你们的国家里么?”

    并没有,自始至终都没有,就连基督本人都死于西方人先祖的迫害。

    说什么信仰,他们这些人,哪儿来的信仰。

    事情仿佛没完没了,时时刻刻都有人提到。

    但是在上层,已经没有人提起这回事了。

    难道说,没有这回事就没有无休止的威胁了么?笑话。

    方宏消失了,仿佛再也没有正式出现在大众的面前。

    消失的无声无息。

    圣杯多大的价值,还是针对于信教者而言,许多人在看热闹之后,参观了与我同行博物馆,也没觉得这东西多了不起。

    “真粗劣的工艺,两千年前,他们的工艺就这程度?”

    “你是不是彪,太阳城的东西在旁边展览呢,想要看文明,太阳城展区去看,看这边这个是个笑话,你懂不懂,你得把它当笑话看,才有意思。”

    “不是说全球化么,你收藏我的,我收藏你的,不正合理么。”

    “馆长呢?好像没有人采访到过馆长啊。”

    说起采访,长江边上的某处,一个笑起来嘴角带有梨涡的女子抱着一个小孩,小孩笑嘻嘻的手里拿着一个奶瓶。

    “采访一下,方大冒险家,什么感受?”

    “感受?”方宏放下了锅铲:“感觉还行吧,除了我谁有本事找到它,对吧。”

    “自大。”

    嘿。

    “叮叮叮……”

    方宏拿起了电话,看了看:“是时候了。”

    沉默了很多天之后,方宏背上包,再度出发,直播间打开的一瞬间,整个服务器就被挤爆炸了。

    服务器再开时,已经限制游客登陆了。

    就算是这样,依旧有上千万ID在访问这里。

    这些ID来自于全球各地。

    “领略山川河流之壮美,品味美食佳肴之精髓,感悟平凡人生之真谛,与我同行。”

    “枪哥终于拾起老本行了,不过这一次怎么一开始就喊口号啊!”

    方宏微笑:“今天,将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旅行,今天我要金盆洗手了。”

    “啊?”

    “还有这种操作?”

    “枪哥你不是开玩笑吧!”

    “也对啊,枪哥现在已经成为全世界一半国家拒绝入境的对象了。”

    “对啊,谁知道枪哥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今天,我在神农架。”方宏微笑:“以前好多人让我去神农架,今天我到了这儿了,带大家去看看一个神迹。”

    “什么神迹啊,比基督故居还屌?”

    “基督故居算个吊。”方宏:“今天是最后一次旅行,一个辉煌的旅程的结尾片,怎么能是普通的地方,跟我走吧。”

    半天的旅程,在大雾弥漫的山中不停的穿梭。

    “难道是野人?”

    “我感觉是个好东西要被挖出来了。”

    “不会吧,不可能啊,这里是野外哎。”

    满屏幕各种语言的谩骂,反正看不懂,方宏也懒得理会。

    水友们也将这些东西下意识屏蔽了。

    云开雾散,方宏到达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还记得吗,当年在美国,见到了一颗号称世界上最古老的树,我当时就说我就知道两课比它更古老的。”方宏指着眼前的树:“这一棵,有五千岁了。”

    这是一棵,古茶。

    是种下的,还是天然生长的已经不可考了,但是传说,这就是神农发现饮茶奥秘的那颗茶。

    五千年的历史,让这颗茶树的叶已经不能喝了,因为古茶年龄越大,毒性越重,这棵树的任何一片茶叶,都可以让一个人肺腑翻腾。

    巨大的茶树并不高,但是枝叶繁茂,扩散的非常宽。

    似乎树枝已经到达了云雾边界。

    天地之间,只留下了一棵树的影子。

    “老美那棵树叫做世界爷,我也给这一棵树取了个名字,它叫做——世界祖宗。”

    世界祖宗,也对,三千年叫世界爷,五千年不就是世界祖宗么。

    方宏走向了树的后方:“再见了各位,再见了直播,再见了旅行,再见了我的这一段人生。”

    “再见了。”无数终章留名的弹幕飞过,掩盖了各种文字的怒骂。

    这一天,方宏金盆洗手了。

    世界祖宗的背后,翻过山脊。

    方宏手接到了直播器,走向了一个大土窑。

    土窑明显是新制造的,而土窑前面站着一个人。

    “又见面了。”那人开口。

    方宏微笑:“该告诉我一切了吧,王罗。”

    王罗起身:“这个直播器,并不是地球上的东西,它的科技程度,不是我们现在能达到的。”

    “猜到了,这种东西要是人造的,那就有鬼了。”

    “是人造的,不过是……”王罗指向了天空:“那里的人造的。”

    方宏哈哈大笑:“我也猜它是外星科技,它的目的是什么?”

    “这东西不停的引导你走遍地球,收集全地球的资料,包括自然,地理,人文,以及基因资料库。”

    “所以,它完成了吗?”

    “快了。”王罗起身:“砸不坏,不怕水,不怕电,它只怕一种东西。”

    “什么?”方宏抬头:“怕什么?”

    “高温。”王罗指了指土窑:“烧掉它,有遗憾吗?”

    “不管是哪个外星科技,既然要探查地球的资料,一定是狼子野心,烧掉是应该的,而且我早已经把所有的技能点都点过了,很好用,就不知道它毁灭后,技能点还再不再。”

    “这不是什么神话物品,而是科技,它只是引导你的能力,教会你很多东西,已经学会的东西,是忘不掉的。”

    航拍器似乎有所感觉,直接启动,意图飞走,然而不管它飞向什么方向,都会被王罗截住,根本走不出两米范围之内。

    王罗紧握直播器,将它丢入土窑,熊熊大火正在燃烧。

    王罗用泥巴封上了最后的出口:“跟我走?”

    “我听说你都没有加入,为什么要我加入?”方宏很清楚王罗的身份,因为王罗已经告诉了他。

    “时代不同了,有变化,必须要去做些什么了。”

    “那样好吗?”

    “你这个人,耐力超长,运动力超长,精通刀枪棍棒和机械,精通车类,精通各种器械射击,还精通多国语言,善于掩藏自己,对生物敏感,洞察力超越常人,你觉得你还是个普通人吗?”

    王罗的话很有道理。

    方宏:“可惜我有家庭。”

    “就这一次,成功后就没有什么了。”

    方宏点头:“好吧。”

    王罗:“说来也可惜,你搞了那么多事情,现在全世界大部分国家你都去不得,就算实力强大,也没有一直和我们执行任务的可能。”

    方宏耸肩:“祖国这么好,我要去哪儿?更何况,世界这么大,我都看过了。”

    “走吧。”

    从那天的直播之后,方宏再也没有直播过了。

    有人说曾经在黄石公园看到了一头断尾刀疤脸的孤狼,在他旁边有一个很像方宏的人。

    有人说在危地马拉见到了一头矫捷的美洲豹,美洲豹的旁边是方宏。

    有人看到了方宏和灰熊一起漫步高加索。

    有人看到了方宏出现在南极。

    还有人说看到了一艘漂流海上的孤舟,上面坐着一个伟岸的男子。

    有人说最新发现的某个遗迹,有馆长的声影。

    有人在撒哈拉的山谷,听到了‘枪哥’的大喊。

    有人说在印度洋上一艘打捞船上见到过那个传奇。

    这些,都没人能证实,因为在世界祖宗面前,方宏金盆洗手了。

    ——全书终——

    ———————

    PS:感谢每一个支持方宏的人,也感谢每一个支持五方的人。感谢每一个书友,感谢有你们,有你们让这本书有了魂魄。有人说封面逗比,有人说内容智商‘感人’,有人说写的热血沸腾,有人说故事毫无亮点。这些或真或假,都是《饕餮之冒险王》的一部分。

    有一些坑挖开没埋,抱歉了我记性不好,有的坑忘记了。

    《冒险王》这不是我最长的书,也不是我写的最久的书,不过这是我写的最用心的书,当然了,有些纠察错别字的大队肯定嗤之以鼻——我说的是书的灵魂,没有错别字的没有灵魂(手动滑稽)。

    关于这个结局怎么回事,大家不明白,答案在我的另一本书《我真不是大英雄》。

    这不是个广告(最近连续章推了几本书,比如——————————《问道之剑》————————,那真的是广告无疑)

    因为《大英雄》很短,马上也要结局了,因为这里没结局,所以那边也都拖着没写。

    那本书里面写了王罗和方宏相遇的事情,也写了为什么直播器要被烧掉。

    也写了王罗邀请方宏去干嘛。

    算是冒险王的番外吧。

    老铁们都说过,不希望冒险中出现什么玄幻啊,太黑科技的事情,所以那些东西就写在《大英雄》里面了。

    另外,祝福大家国庆快乐,方宏说:“中华如此美好,我要留着时间,好好去看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