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多拉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混在末世当渔夫 > 第六十五章 风云对决
    破军见到步惊云一剑刺来,顿时心中一慌,正要抵挡。但是此时聂风的一刀却让他感到不解,他们不是一边的吗?为何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

    但是这个时候却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聂风一刀斩了步惊云的剑气,也给了破军机会,这个时候破军要是还掌握不住,那就真的完全是浪费了他这些年的武学修炼了。

    手中贪狼破军两把剑直接朝着聂风袭去,长剑上面剑气四溢。似乎要撕裂空间一样的剑气,直接斩碎空气,直接要将聂风大卸八块。

    不过聂风现在的状态却是神异无比,反应速度快得吓人,治安感应到破军的动作刚刚剑气射出的瞬间,就长刀一卷,一刀惊寒一瞥直接斩了过来,这一刀刀气上面白露的寒气表露无疑,直接就在瞬间将破军的剑气斩断。

    “风师弟,你怎么了?”步惊云此时身在半空,但是却也感觉到了聂风的不对劲儿,顿时焦急的呼唤道。

    “哈哈……步惊云,你这风师弟可不是曾经的聂风了,现在就看你怎么解决吧!”破军哈哈一笑,然后一道剑气斩出,直接朝着后方撤退,刚才他看到了绝天和颜盈躲了起来,没有被中原武林之人寻到,要不是聂风缠住了他,他早就离开了。

    现在步惊云来到这里,成了他的替罪羊,就让这位中原强者帮自己拦住聂风好了。

    当然这一切就在瞬间,而中原武林之中的高手现在还没有走,但是破军相信没有了风云二人,他能够从这些人手中逃出去。这些人虽然人多势众,但是他们毕竟刚刚从绝无神的迷幻药之中脱身,对付一般高手还可以,对付自己这样的超一流好手,那还是算了吧。

    当然破军也知道自己也就只有从这些人手中逃走的力量,至于说将这些人斩杀掉,那是不可能的。而且在这里他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师兄无名,显然中原武林的强者还有没有到场的,至少无名就没有来。

    无名现在在何处?当然还在监狱之中,他拒绝了步惊云他们的解药,因为在这个失去了所有功力的时刻,他感受到了自身当初一直无法领悟的万剑归宗开始有了感悟,显然找到了门径,这个过程他不想被打断。

    “走……”破军直接一下子后撤,而步惊云这个时候刚好闯入了聂风的防御圈,顿时聂风直接一刀就朝着步惊云斩了过来。

    “风师弟……你怎么了?”步惊云直接一下子长剑挥出,剑气逸散出来,将聂风的刀气打散,然后大声呼唤。

    “死……我没有娘……你给我去死……吼……”聂风断断续续的嘶吼着,低沉,如同野兽的咆哮,双眼之中赤红的火焰燃烧着,就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但是却有着惊人的敏锐感官,捕捉到了步惊云剑气击溃了长刀的刀气,顿时将步惊云列入了敌人的行列。

    “吼……”聂风虽然已经入魔,但是却依旧能够使用自己的武技,在这一瞬间,他手中长刀一转“惊寒一瞥”。

    “风师弟……”步惊云不得不用圣灵剑法抵挡:“剑八……”

    “死,挡着我的人,都要去死!”聂风手中长刀不断地上挑,下劈,横扫,斜斩。长刀就像是灵巧的蝴蝶一样在他手中飞舞着,甚至在这一瞬间就斩出了十几道雪亮刀气。

    “可恶,圣灵剑法,剑八,剑九……爆发!~”步惊云的长剑,挥舞出一道道剑气,抵消着聂风的攻击,更是一边战斗一边探查聂风的异常原因。

    “这……难道是风师弟的祖传疯血?”步惊云渐渐地发现了聂风现在的不同寻常,那一双眸子之中燃烧的赤红火焰一样的瞳孔。

    “风师弟,冷静下来,你现在入魔了……”步惊云之所以知道聂风的祖传疯血自然是聂风在隐居的时候对他说的,而且还拜托他如果有一天自己入魔了不能控制的时候,希望步惊云杀了他。

    但是这一切步惊云觉得都不可能,因为聂风的性格他知道,比起自己的暴戾,自己的风师弟更加的淡然,所以要说风师弟会入魔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是现在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风师弟你会入魔?”步惊云再一次挡下了聂风的刀气,但是因为心中的担忧稍微有点力不从心,顿时直接被聂风的刀锋斩到,顿时自己接被打飞了出去。

    “轰……”原本湖心小筑的残骸,此时再一次被摧毁,步惊云从天而降,砸碎了一大块的残余下来的墙壁。

    “这不可能,风师弟,你快醒醒!运转冰心诀啊!”步惊云此时还没有放弃,苦苦的抵挡着爆发的聂风,甚至被接二连三的打倒在地也没有动用最强的剑二十二。

    “吼……”聂风这个时候却是完全失去了理智,如同一只只知道进攻的野兽一样。

    “风儿……”就在此时一声呼唤传来,声音凄厉如同杜鹃啼血:“难道你真的不能够原谅娘亲吗?我是真的后悔了啊,风儿。”这个声音传来,让聂风就像是受到了更大的刺激一样,再一次连头发都已经变得赤红,身上爆发出一阵阵的暴力无比的气息。

    “吼……”一道斩下足足数十米长的刀气,这已经超出了第二阶段的极限,但是却又没有达到第三阶段的力量,直接将步惊云斩飞出去,然后转头看向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你是谁?不要再刺激他了,现在他已经很危险了,难道你想让风师弟彻底的入魔才甘心吗?你这个女人!”步惊云见到站在湖边的那一个女人,穿着一身让人文明观球的服装,身边拉着一个小正太,此时正在对着聂风留着眼泪。

    “我……”颜盈拒绝了破军带她走的提议,此时她只希望能够陪着自己的孩子,陪着让她亏欠了十几年的大儿子。所以在这个时候破军已经离开,但是她却带着绝天留了下来,想要看着聂风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