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多拉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限修仙 > 一千三百六十二章太虚白帝云
    花朵如雨,青光如雷。无数花朵,一碰到四she的剑光,立刻如同巨雷炸开。无数青se电光爆闪之中.,这鄄青冥主神的浩风军士兵们,顿时感到了极度的压力。而钱大委员此招一出,几个凝碧崖的弟子,一个个脸se白。

    钱幸当年为了靛玉儿,大闹凝碧崖的时候,他们都见过钱大委员的修士。

    没想到,才短短的几年不见,这个靛玉儿的丈夫,一出手,威势就覆盖方圆数十里!铺天盖地,神威赫赫!道法通神,完全又上了一个台阶。

    以云破月八品下阶金丹的修为,甚至看不透,钱大委员这一出手,究竟是一个什么境界?

    “还有两手,比起恐怖主神派出的那几个,还是要强些。”

    钱大委员暗自就是眉头一皱。

    碧幽主神一死,其他主神的修士,将碧幽主神原本统治下的领地,当成后花园一般了。

    也太嚣张了一点

    看样子,这些人,也许是各个主神派出的一种试探,用来试探一下,原本臣服在碧幽主神统治下的修士,对于他们这些外来者,到底有多强烈的反应。

    可惜,这些大派们,对于这些另外主神的修士,不但没有多少的反抗之意,反而百般迎合。

    钱大委务的心中,顿时泛起一股鄙视和恼火。

    什么名门大派,不过是一群没骨头的家伙而已。

    青se剑虹斜针一举,九朵千重青花盛开,化作一道青se闪电,一个直劈华山,直直向着绝世姿容的华阳,直劈而下!

    青se闪电一现,原本就在无数青花爆裂之下的漫天剑光,如同被浪chao拍击的大堤坝一般,蹦出一个又宽又深的缺口。

    云破月嘴唇紫,身耀眼的光芒如ri,

    牙关咬紧,全力催动剑光,朝着这道青se闪电,就是一撩!

    同时,两道人影,一左一右,化作一道青se闪电,一片灿烂云霞虹,已经交叉将华阳牢牢护住!

    钱大委员立刻意识到,这华阳女修的地位,恐怕不低!青se闪电一落\}九朵千重花瓣的青花,同时爆炸而开!一时间,数千道青光直冲霄汉!一声惊天巨响,这才在光芒之后轰隆响起!云破月惨叫着,他的飞剑,连同他的的右臂,已经消失得一干二

    净。

    更惨的是,数十道青se剑气,已经钻入了他的右胸之中,正在不断地从他的右胸还有右肩的伤口中激she而出!

    要不是已经凝结八品下阶的金丹,云破月就这么死了!

    华阳女修的身前,数块人体肢体漂浮着,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直she方圆教丈。

    两名舍身保护华阳女修的修士,已经被这一道青se闪电,劈成数块!

    但是,诡异之极的是,他们两人的头颅,还在疯狂地大叫着!

    华阳女修眼神愤怒无比,却又马上冷静下来!伸手将造型英气的头盔一摘!

    一只白金se的金钗,已经显露出来。这金钗的造型,为一凤夙,衔着一颗明珠。这颗明珠之内,仿佛有着无数的白云沧海,宛如一个小小的天空一华阳仝修,伸手就拔出这只白金se的金钗,朝着还在嚎叫的尸块一一道白se云气,顿时从这颗珠子中一涌!将悬浮在空中的数块尸块,牢牢包裹起来。隐约可见的白se云气之中,空中的数具尸块,竟然又聚成了两个人形。

    裂开的皮肉在白se云气的笼罩下,出一种青se的光芒,迅无比地愈合着。

    就连那些天蓝se的战甲,展开和断裂处,出淡淡的光芒,也在快地愈合之中。

    不一会,两个人形,已经化为两个脸se苍白的修士,眼看就可以活动了。

    正是一男一女。

    “水云宫有个水云之休,死了还可以再生,你们这青冥主神的修士,修炼的是什么法术?

    看样子好像是风系。

    真是奇功异术,无奇不有啊。”

    钱大委员停下寻来,津津有味地看着他们重组身体的过程。

    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两人在白se的云气中,脸se苍白,一脸仇恨地瞪着钱大委员。

    “你们还能战吗?”

    华阳女修,干脆利落地开口询问。

    这两个都是她的私人密卫,修炼过惊人而又痛苦的秘法,将身体的血肉,尽数练到风云一般的质地,所花费的时间和jing力,漫长而又痛苦。

    才会有这如此的成就。身体被劈为数块,竟然还能不死。

    只要被这颗珠子中的太虚白帝云气一罩,立刻就可以恢复原身入战斗。

    投

    “当然能!”男侍卫胸膛一停,就是大声回答。但是,这三个字刚刚说出,他就是眉头一皱。脸上现出了一种极度的扭曲神se。“哎呀一”

    那名女侍卫,脸上也是露出了同样的表情,而且,极度的痛苦,甚至让她喊出声来。

    “蓬,蓬!”

    两声,两名侍卫的刚刚愈合的身体,炸起两团青se的礼花!

    然后,鲜血和淡青se的肌肉和组织,才伴随着这两团礼花,四处飞溅!

    剑气,钱大委员的青se剑气,已经钻入了两人的体内!

    “唔^”

    两人同时出了痛苦的闷哼声,一团又一团的青se礼花,从他们的躯体之上炸开。

    几个呼吸之间,两人身上,同时又多出了几十个洞。

    白金凤钗上的珠子,再次喷出白se云气。

    四处飞溅的鲜血和肌肉组织,被白se的云气,牢牢裹住,再次倒飞回已经千疮百口的两人身上,其过程,仿佛电影中的倒镜头一般。

    刚才喷的伤口,顿时就愈合了。

    但是,此处愈合,另外一处,或者是几处,却迅喷!

    两人已经是大声嚎叫着!

    修行的法诀再秘,一般都没有屏蔽痛觉。

    痛觉,是生命对外界的重要感觉之一。

    屏蔽痛觉,只会让身体在遇到极大危险的情况下,还在奋勇向前。

    只要不是傻的,没人会这么做。

    所以,两名修士在白se珠子喷的云气包裹下,一边愈合,一边崩溃。

    那惨叫之声,不像是治疗,反而像是在领受最残酷的刑罚。

    全力抵抗无数花朵爆炸的数十,脸se随着这一阵阵的惨叫声,是越变越jing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