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多拉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限修仙 > 七百四十七冲天香阵赭黄衣
    如果不让赤铜甲虫冲锋,虎头白螳在鳄头蜂的紫焰针攻击下,会死得更多。

    虎头白螳,是可以通过使用素炎冰山产生的玄奥冰,不断进化的。

    素炎冰山产生冰块,只要周围有水汽就可以了。

    本书首发**,大家到**来支持作者!

    而赤铜甲虫进需要的三se树叶,面对如此庞大的数量,老钱早就供应不上了。

    所以,老钱宁可多牺牲一赤铜甲虫,也要少死一些虎头白螳。

    一旦这两种子冲近了鳄头蜂,毫无问的,鳄头蜂将是近身搏斗的失败者。

    怎么处置这鳄头蜂,老钱一时还不决呢。

    到底是是只抓住它们头领,还是将整群蜂都收归自己所有?

    要是将这群鳄头蜂也收归手下。那自地三se树叶。更加是不够分配了。

    真是疼。

    小六子和小丸子。小七和小刀。四只虫将级别地存在合战这群鳄头蜂地头领。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地悬念。

    要不是老钱吩咐了。对于护卫鳄头蜂头领地jing英鳄头蜂们要尽可能少地杀伤。这场战斗结束得会更早。

    看着身体比碗口大一圈地鳄头蜂头领。在四只虫将地虎视眈眈地押送下。乖乖地停在自己地身边。老钱叹了一口气。

    收下就收下吧正这些虫子有地是。

    更加重要的是,老钱送给大头的那两只虫将,额头上一直没有出现钥匙纹饰。

    这让大头阿明和老钱两人惑不解到了极点。

    明明那两只虫将是初级虫将的水准,为什么老钱的四只虫将额头上有花纹头阿明的两只虫将额头上没有花纹呢?

    对比两拨虫将,唯一的区别就是老钱的四只虫将统帅着群体,而大头阿明的两只虫将游离于群体之外。

    这是唯一的差别,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差别了。

    难道只有在群体之中,这些虫将才会出现额头上的纹饰吗?

    所以钱特意拨给大头阿明几千只赤铜甲虫,作为阿明的赤铜甲虫首领的下属,用来实验是否只有在群体之中些虫将的额头,才会出现钥匙符文,或者,已经出现的符文续发展下去,成为出现在修士们脑海之中,最终的钥匙。

    所以,这一万多只鳄头蜂,老钱也只有照收不误了。

    停战的虫群们正在满地吞食着战死的虫子尸体的时候,老钱也四处张望着图寻找一群规模小一些的融光蛛。

    数道绿se光芒,犹如惊天长虹一般漫天的飞虫之中撞出一条道路出来,直趋老钱所在之地。

    “哈哈-----这里竟然有三群虫子是省了我的事情了。”

    数道绿se光芒还没有达到,一个仿佛志在必得的语调经传到了老钱和甲鱼,斯通,奎恩四人的耳朵之中。

    朱义,大头留在主洞穴中,主持九魁诛星大阵,老钱三人则出来抓捕虫将。

    虫子额头上的花纹是进入天煞城的钥匙一传出,各处的修士们,凡是有能力的,都纷纷组队出来抓捕额头上有花纹的虫将。

    出来几个人也是防备着和别人发生冲突。

    这不,老钱几人只是抓捕虫子,人家已经是自动找上门来了。

    这几道绿se遁光中发出的语气的狂妄,简直就是视老钱几人于无物。

    一股火顿时在老钱几人心里升腾而起。

    几人也不作势,就是这么冷冷地站在那里,横眉冷对着几道绿se遁光,一股滚滚杀气,就这么冲着来者汹涌而去。

    数道绿se遁光飘忽地一停,现出数个修士来,当头的一个修士,一身赭黄衣无风自动,一张显得长方形的脸上,两道细长的黄se眉毛斜斜扬起,脸型五官显得端正,三缕长须飘飘,虽然长得道貌岸然,但是,浑身却透出一股英雄威武之气。

    和这修士站在一起的,是一个绿衣少妇,额头宽大,面如满月,却是下巴尖削,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转动灵活。

    显然,对老钱几人站立在虫群中,却没有受到攻击深感讶异。

    而他身边的一个杏黄衣修士,面黄肌瘦,留着一撇绿se八字胡。

    持一面海碗大小的绿se镜子。

    尽管这面绿se镜子,绿se豪光四she。

    但是,却掩盖不了镜面之上,已经出现了两道细细的绿se裂纹。

    这人的眼光和老钱一对,顿时两人都深感讶异!

    正是和老钱在天使青牛山上的天使转生池中交过手的家伙。

    “离开这,这几只虫将留下!”

    领头的这个赭黄衣的修士,显然已经看出了这虫群是老钱几人收服了的,朝着老钱他们挥了挥手,就让老钱他们人离开,虫子留下。

    好像老钱

    他的眼中,微小如粟一般。

    “你是那颗葱?比哥还狂?”

    老钱气乐了。

    微微一笑,嘴巴上毫不示弱。

    但是,暗里却向着甲鱼几人传音:“一起上,围住这个家伙,让虫子们围攻其他的几人。

    ”

    嘴巴上虽然不弱,实际上却已经看出这个穿赭黄衣服的家伙是个高手,而且是来人中修为最高的。

    修为高到什么程度?

    老钱一人绝对没把握对。

    这面黄肌瘦家伙,在青牛山还是一人,怎么到了这里又变成一堆人了?

    看来这天煞城的所在就是一个蛋糕,什么牛鬼蛇神,一波一波地往这里赶!

    “无知小辈寒香门巢祖有意绕你们一命,还如此不知死活,想死我们就成全你

    老钱的老相识,那个面黄肌瘦的家伙脸上抽动着张无比地向老钱喷了过去。

    这种舌之争,领导岂能插手,当然是由下属代劳了。

    更何况他还被老钱打得狼狈不堪。

    几人一来二去打嘴仗的时候,老钱已经将自己的作战意图告诉了阿丑。

    这面黄肌瘦的修士话音刚落,眼前已经是一片赤红剑光。

    这片赤红光芒,狂猛无比佛带着斩天灭地一般的疯狂意境。

    斩天灭地一般的赤红剑光之中,又充满,流动游走着笆斗大小的面布满黑se细丝的暗黄光球。

    狂猛无比的剑意,瞬间笼罩了所有人。

    “哼,无知小辈!”

    赭黄衣修士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只敢偷袭几个小辈真是登不得大雅之堂。

    挥手之间,绿se光云滚荡之中,方圆百米之内,无数绿se的剑光反过来将斩天灭地的赤红剑光团团包围。

    威势浩然无匹,不可抵抗。

    纵横交错的绿se剑光,吱吱跃动之间天灭地的赤红剑光竟然被这纵横交错的绿se剑光全部绞成粉碎,还伴随着无数山雷雷球爆炸的“轰轰”之声。

    “上!”

    甲鱼一声大喊大威猛的金光,已经轰隆隆地向着这赭黄衣修士砸去!

    全力出手之间在这粗大金光之前的纵横交错的绿se剑光,纷纷破碎。

    甲鱼将攻击力全部击中在战神杵之上局部的攻击力上,甚至比老钱的剑诀,还要强些。

    一道暴雪飘忽,却压缩在一根剑柱之中,也也如火山爆发一般,冲开层层绿se剑波,和粗大金光,一左一右,向着赭黄衣修士,猛烈地轰击而去!

    有了老钱的前车之鉴,奎恩也将暴雪剑诀的威力压缩在一道光柱之内。

    这样一来,威力大增的光柱,也冲破了层层绿se剑光!

    漫天赤光化作点点星光之际,一股若有若无,却沁人心肺的气香,已经弥漫在百米范围之内,向着老钱的鼻孔里直钻进去。

    老钱全身怒放的金粉se桃花,竟然不能阻止这奇香一分一毫。

    随着这奇香入鼻,一点冻彻骨髓的感觉,竟然由口鼻之处,向着全身急速地扩展开去。

    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要被这股奇寒冻结一般。

    甲鱼三人不但身体中招,就连发出的攻势,竟然也被这股无形的奇寒香气一阻,在空中的速度变得缓慢起来。

    没想到这香气之中竟然隐藏着如此厉害变化。

    幸好,老钱几人都是兼修冰系法诀,奎恩是主修暴雪剑诀。

    冰凉寒意只是在老钱身体中一转。

    就已经被化解开来,老钱一扬手,两条朱红雷蛇,呼啸着向着这赭黄衣修士she去。

    同时,老钱已经冲天而起,向着几人急速传音:“拉开距离!让虫子去对付其他几个!”

    朱红雷蛇中蕴藏着亢阳浩然的威势,让这赭黄衣修士也不敢怠慢。

    无数绿se纵横的剑光一绞之间,两团朱红太阳瞬间亮起,扩散,将一片绿se剑光炸成了点点绿光。

    而老钱几人乘此机会,飞出数十米,停在空中,并不逃跑,俨然有再战之意。

    赭黄衣修士巢老祖两道细长的眉毛就是一挑!

    硬是不知死活,那就成全你们!

    再说这青衣修士剑诀,法诀都是厉害。

    要是轻易放过,难免将来不杀上寒香门来寻仇。

    巢老祖斩草除根的心思一起,滔天绿光如天如海一般,向着数十外的几人怒卷而去!

    跟在巢老祖旁边的几人,在巢老祖出言要求之前,是不敢插手的。

    正想跟过去看看。

    就听见空中响起一个少年的声音:“给我打!”

    无数细小白线,带着沁彻骨髓的寒冷,向着几人猛地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