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多拉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墨尔本,算到爱 > 第四百零一章 罄竹难书
    齐亦说和颜滟说我爱你的时候,并没有期待过颜滟会有这么深情的回应。

    齐亦没有办法再压抑自己的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但他必须要等到颜滟说完“齐亦,我爱你”之后。

    可颜滟最后的那句话,却和齐亦期待的有巨大的出入:“齐亦,我很懒。”

    齐亦都已经等在颜滟的嘴边,差一点要亲上去了,最终还是被颜滟的“我很懒”给堵了回来。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我爱你”吗?怎么忽然来了一个“我很懒”……

    有必要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妈?

    他的这个“偶尔”毒舌的女朋友的深情表白,说是千年等一回,如果太过夸张的话。

    那说可遇而不可求,绝对半点夸张的成分都没有的。

    如此这般深情的开始,就不能好好地画上一个句号吗?

    “我很懒,所以一旦爱上了,就不会离开。

    我很懒,所以决定和你在一起,就不会离开。

    我很懒,所以已经认定了你是最好的,就不会离开。

    你做我的方向感,我做你的安全感。

    一辈子,都懒得分开。

    你说好不好?”颜滟完成了自己对齐亦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正式的表白。

    颜滟面对工作和生活都是比较积极主动的,但她其实是一个在感情上比较被动的人。

    按照常理来说,想要听到颜滟的表白,还是如此深情的这一款,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可如果她的表白,可以治愈齐亦一向缺乏的安全感,天方夜谭,也不是不能谈。

    “好。”齐亦只说了一个字。

    他说这个字的时候,把一个戒指套到了颜滟左手的无名指上。

    发觉自己手指上传来的异样,颜滟抬手看了看。

    “Tiffany by Jean Schlumberger?”颜滟问齐亦。

    “看一眼就能知道啊?”齐亦笑得很开心。

    “Jean Schlumberger是一位传奇的珠宝设计师,1956年加盟Tiffany,但在加盟之前,他就已经非常有名了。

    他帮Tiffany设计的钻戒融合了建筑设计的元素。

    对于我这个学建筑出生的服装设计师来说, Jean Schlumberger从来都是一个殿堂级的神话。

    我好像没有说过吧?你怎么知道他是我最喜欢的珠宝设计师?

    你这是要干嘛?我不是和你说了不要搞无聊的求婚仪式吗?”颜滟的反应却异常平静。

    “我没有啊,刚刚明明是你说一辈子都不分开,向我求婚的。我看你连个戒指都没有就拿出来凑个数。”给人求完婚还不承认的,齐亦估计是第一个。

    “随便你吧,无所谓了。你昨天太无聊了才会跑去买钻戒吧?”刚被带上求婚戒指,就说这么随意的话,颜滟估计也是第一个。

    “不是昨天买的。在很久很久以前,某人把自己送到纽约,把我给吃干抹净之后,就匆匆忙忙地走了。我在某人走了之后,觉得太没有真实感了,就去买了这个戒指。”齐亦如实交代。

    “你随身带这么个玩意儿带这么久,你是有多无聊?”颜滟说完,看了看自己,衣服和妆容都非常整齐,就下车回家了。

    齐亦有点崩溃,刚刚那个深情款款地女朋友哪里去了?

    被他的一个钻戒给吓跑了?

    又不是不想嫁给他。

    这都是个什么情况?

    …………………………

    2022年的2月2日,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

    这一天的特别之处不在有多少个2,而是因为我在这一天凌晨的2:22分出生了。

    但我却时常怀疑,我的出生是不是一个错误。

    这一天,本来是我爸爸妈妈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

    因为“紧赶慢赶”非要在这一天出生,这个纪念日,肯定是没有可能好好过了。

    我爸因此对我非常有意见。

    我爸说,当年他和我妈结婚的时候,我妈怎么都不同意给他一个婚礼。

    他就那么“没名没分”地跟了我妈这么些年,连个明媒正娶都没有捞到。

    我爸他软磨硬泡,好说歹说,才说动了我妈,在结婚五周年的时候,以过纪念日的方式,补办一个婚礼。

    我爸说,他从领证的那一天,就开始期待并准备他和我妈的婚礼,好不容易可以真的“嫁”给我妈了,却因为我的到来,让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我爸这么和我说的时候,我还很小。

    可是像我这样集合了爸爸妈妈所有的基因优势的存在,还是可以理解大人们的世界的。

    正因为理解,我也开始对我爸有意见。

    婚礼什么的,不都是女孩子期待的吗?

    我爸他一个大男人,天天闹着要婚礼,这是要闹哪样?

    我爸他还能更幼稚一点吗?

    所以说,我和我爸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从一出生开始,就相互有意见。

    我爸是世界上最坏的爸爸,他不单单是心里对我有意见,还直接对我实行恐怖的家庭暴力。

    我爸趁我还小,完全没有能力反击能力的时候,就整天掐我的脸,嘴上说着好可爱。

    可他天天捏我脸的那个劲头,哪里是真的觉得我可爱呢?

    分明就是家庭暴力,好吗?

    还好我不到一岁,就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在我会说话之后,我爸只要掐我脸,我就找我妈妈告状。

    我和我妈说:“爸爸,掐。”

    我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她不光人长得好看,还特别善解人意。

    我随便说个什么字,我妈就能明白我的意思。

    我妈是最爱我的,知道我爸爸掐我,她就会帮我报仇。

    我爸怎么掐我的,我妈就怎么掐回去。

    我妈掐我爸的时候还会学着我爸捏我脸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好可爱”。

    因为有了我妈对我的呵护,我在咿呀学语的时候,就觉得世界没有那么灰暗了。

    可是,我那时候,毕竟还小,容易上当受骗。

    我爸知道我妈是因为我告的状才捏他的脸之后,就莫名地心花怒放。

    计划对我实施另外一种家暴。

    可是我不怕啊,我有我妈撑腰我怕谁?

    我爸要是敢蹂躏我,我就让我妈蹂躏回去。

    果不其然,我爸的计划很快就付诸了时间,有事没事就抓着我亲,还是嘴对嘴的那一种。

    他一个大男人,真的有这样的必要吗?

    我那个时候刚学会走路,我每天都非常努力地躲开。

    我爸爸这么大个人了,却一点让着我的意思都没有。

    十次有八次都能让他得逞,我最看不惯我爸爸亲完我之后那得意的样子。

    没办法,我只好使出我当时的杀手锏,找我妈妈告状:“爸爸,亲。”

    我妈她当然是站在我这一边啊,知道我爸欺负我之后,就帮我欺负回去。

    捏我脸这件事情,我告了几次状之后,我爸就再也不敢了。

    可是亲我这件事情,我越告状他越来劲。

    一开始他还只是早上起床或者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亲我,后来愈演愈烈,到了随时随地的境界。

    幼小如我,不知道我爸是哪根神经除了问题,我用尽我全身的力气抗拒的亲亲,为什么在我妈帮我报仇亲回去之后,我爸却是一脸的幸福。

    我爸那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简直就比他对我实行“亲亲家暴”的时候还要过分。

    我爸干这事的次数多了,我也就认命了,一个奶娃娃,要怎么和一个用尽全力欺负自己的三十几岁老男人抗争?

    而且一直为同一件事情告状,也比较有损我小小男子汉的气概。

    大概是被我的男子汉气概吓到了,我不再告状之后,我爸爸就不怎么亲我了。

    这件事情,最后是以我的完胜结束的。

    我爸他哪里会是我的对手呢?

    他老人家反复确认了好几次,确定我真的不会告状,就彻底放弃了对我的亲亲家暴,再也没有亲过。

    我那个无良的老爹居然还很记仇,在被我打败之后,就剥夺了我睡在他们两个人中间的权利。

    还信誓旦旦地说:不会告状的小孩子要来干嘛?

    我经常怀疑他是不是我的亲爹,哪有亲爹天天强迫小孩子告状的?

    我很郁闷,找妈咪要亲亲求安慰。我爸看到了,直接把我从房间里面给“提”了出来,还说什么,他的媳妇又不是给我亲的,让我有本事就亲我自己的媳妇去。

    我连两岁都还不到好吗?我只要要再过20年才会到法定婚龄好吗?

    我那个无良老爹的恶劣行径简直罄竹难书,你们有没有兴趣听我继续讲下去呢?

    (全文完)

    ~~~~~

    写着写着,觉得应该要完结了。

    到了真的完结的时候,才觉得有好多好多想写的都还没有写。

    有点不舍。

    是作家都是这样的?还是小墨是个特例呢?

    其实,小墨也不知道,一个不穿越无重生没有金手指的作家,能够在网文这条路上走多远。

    或许还会继续,或许就在今天画上一个句点。

    新人小墨,心怀忐忑。

    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喜欢小墨的文字,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坚持。

    完结之后就不能更新,也不能和大家在书里聊天了。

    如果想要知道小墨会不会出新书,如果想要找小墨聊天

    记得到书友群来找小墨。

    没在写书的小墨,肯定会有很多时间水群的。

    小墨的粉丝称号是“墨尔粉”,全订书友Q群:454173

    欢迎《墨尔本,算到爱》还有《邂逅调香师》的全订书友。

    因爱写书,为爱前行,感谢每一个正版订阅。

    感恩与你在此处相识,期待和你在未来相知。